<
时事政治

黑龙江一学术期刊给钱就能文 一期300多页算薄

来源:未知 时间:2019-11-04 20:09

  6月是毕业季,当很多研究生忙着文、拿学位时,南京一所知名高校历史系的硕士毕业生们却显得特别淡定。因为3年读研期间,他们中的大多数都已经花钱在省级学术期刊《黑龙江史志》上发表过论文,以至于这本杂志被同学们亲切地称为该校“历史系研究生学报”。

  在南京一家咖啡馆,记者见到了这所高校历史系即将毕业的几名研究生。说起《黑龙江史志》,在场同学不约而同笑了起来,“这本杂志论文特别好发,给钱就行。”

  研三学生小春给记者讲述了一次文的经历。2014年8月,他把一门课程的作业发给了《黑龙江史志》投稿邮箱,第二天就收到了“用稿通知”邮件,被告知论文被采用,但需要将640元版面费汇到一个银行账号。“我交钱后,稿子一个多月后被刊发了,几乎没有改动。”小春说。

  读书笔记、史料札记、分析评论……只要交版面费,这份省级杂志“来者不拒”。“我是听师兄和同学介绍,才知道这份杂志的。”研三的小阳说,他曾把一篇8000字的读书笔记投到该杂志,由于字数多,版面费要1000多元,“后来我把字数砍掉一半,交了600多,很快就发出来了”。

  据《黑龙江史志》刊登的一份征稿启事,该杂志是由黑龙江省地方志编纂委员会、黑龙江省地方志办公室、当代黑龙江研究所、黑龙江省地方志协会主办的社科类月刊。

  为了核实情况,记者以历史系研究生名义拨打《黑龙江史志》编辑室电话,接电话的工作人员称,只要不涉及宗教等话题或者推翻已有历史定论,一般的文章都能发。现在的版面费是500元一个版,2400个字符算一个版,不足半个版按半个版收费。“现在稿子已经排到8月份了,你要发就得抓紧。”这名工作人员说。

  “我们没有增刊、假刊,两个都是正刊。也有作者提出来,你们别把杂志整得跟字典一样厚,但其实,上半月刊300多页都算薄的了!”

  除了一些知名学者的论文不需要版面费,对于普通高校教师、学生以及社会人士来说,“文需要花钱”已经成为公开的秘密。

  为了多方核实情况,记者拨打《黑龙江史志》主办机构之一——黑龙江省地方志办公室的值班室电话,表示希望联系刊发学术论文。一名工作人员为记者提供了《黑龙江史志》编辑部的电话,并称可联系一名姓韩的工作人员。随后,记者拨通电话,这名姓韩的工作人员表示,可以帮助联系刊文,根据字符数收费,2000多个字符的价格在300元左右,但排期要在8月份以后。

  当记者表示“朋友着急刊文,但原论文质量不过关被其他杂志取消刊发”后,对方表示可以帮忙联系相关人员,加急刊发需要看是否有论文被临时撤稿,具体的收费等要通过QQ双方商定。

  记者在百度搜索上发现,多个网站都以《黑龙江史志》编辑部名义承接论文,并由“编辑”在弹出窗口负责咨询。

  记者7月3日来到黑龙江省地方志办公室,工作人员表示《黑龙江史志》杂志由该办公室的直属处室研究室主管。随后,记者在研究室办公室里见到一名姓韩的工作人员,他表示,目前《黑龙江史志》主要由研究室主管,工作人员都是“一岗双职”,既在研究室任职,也担任杂志的编撰工作。他本人在此工作已经有几年时间,并不了解收“版面费”文的情况。

  随后,记者联系了研究室负责人许洁民处长。她表示,因家中有特殊情况,正在外地紧急处理,并对记者的提问进行了简单答复。许洁民介绍,目前研究室主管《黑龙江史志》工作,她接手杂志工作时间不长,过去确实有社会人员,以收取版面费的形式,联系杂志刊文,网上也有很多中介机构以杂志的名义接收论文投稿。不过,杂志本身没有“版面费”进账,但“不排除个别工作人员有此情况”。当记者提出对部门账务进一步了解时,对方挂断了电话。

  记者调查发现,随着国家打击学术的力度加大,一些期刊的论文收费也花样翻新。有的杂志社直接收版面费,有的则收资料费、订阅费等,还有的让作者买数十份甚至数百份杂志,本质上都是花钱文。专家表示,一些地方和领域的论文“一票否决”制度,一定程度上催生了“花钱文”。

  曾在德国留学18年的何志宁博士目前在国内一所高校任教。“很多学术期刊公然卖版面,对学术起到推波助澜的作用。一家核心期刊杂志社编辑曾给我打来电线元,就可以找论文并刊发。”何志宁说。

  “如今,学术不端成了过街老鼠,人人喊打,但是,人人喊打的同时,老鼠还是很猖獗地活着,甚至有人一边喊打,一边做老鼠,为什么?”在5月22日举行的第17届中国科协年会科学道德建设论坛上,中国科协主席、中国科学院院士韩启德在致辞中提出的这一问题令人深思。

  学术不端不仅制约了科研创新和人才培养,也让不少大学生、研究生对未来从事学术研究感到担忧。“学术的唯一目的应该是追求真理!但目前学术评价的核心指标是项目和论文,过于功利,失去了学术应有的精神内核。”南京一所高校的研三学生小经说。

  对学术杂志加大监管力度,是遏制学术的重要途径。“目前的学术期刊良莠不齐,逐利化倾向令人担忧。”三江学院新闻系主任周必勇说,有很多学术杂志水平很低,“作者比读者多”“发出来的东西没人看”等现象突出。

  专家建议,相关部门应加强对学术期刊的监督、管理、审核,提高论文门槛和品质,对存在收取版面费、资料费等违规行为的杂志必须坚决查处。

  一些高校对师生发表论文很是重视,但对师生的学术活动管理不够严格。何志宁表示,国内高校中,对老师考核重科研轻教学,对学生的教学管理“严进宽出”,很多老师想着多文,对学生指导不够。同时,很多本科生不重视毕业论文的研究和写作,不少论文都是事到临头,东拼西凑复制粘贴出来的,质量低,抄袭严重,缺乏新观点、新内容,相关老师对此也是“睁一只眼闭一只眼”。

  “谁都知道目前发表的很多论文没什么价值,但利益固化下,大家心照不宣。”周必勇认为,减少“铅字垃圾”,首先必须扭转高校的考核导向,期待国家相关制度尽早出台。

  北京大学日前通报称,世界历史专业博士于艳茹发表的论文存在严重抄袭行为,决定撤销其博士学位,于艳茹承认抄袭事实。2014年8月,学术期刊《国际新闻界》曝光曾为北大历史系博士生的于艳茹所文大篇幅抄袭国外专著。

  高校要建设一流教师队伍,除了要进行聘期改革,还需综合改革提供辅助和支持,即对传统的学术管理、评价制度进行全面改革,实行以教育、学术为本的管理。笔者以为,清华北大之所以用“预聘—长聘”制度,而不是用教授终身制来解释学校的人事制度改革,是担心引起“歧义”。

  11月21日,论文检测助推高等教育质量提高经验交流与研讨会在西华大学召开。来自天津、湖南、安徽、四川等省的高校代表齐聚一堂,从学术论文检测的角度出发,就如何提高高等教育质量展开研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