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环球军情

荔枝说:纸媒时代真的结束了吗?这些报纸杂志

来源:未知 时间:2019-11-02 17:34

  从前的日色变得慢,车、马、邮件都慢,一生只够爱一个人一天只能看一份报纸,而如今一下午就能浏览数十家甚至上百家网站。

  你还记得学校报刊阅览室里的晨报、晚报、快报、周报吗?还有,课间偷偷看过的《读者》《萌芽》《意林》《故事会》和《青年文摘》吗?

  20世纪80、90年代到21世纪初,曾是报纸、杂志等纸媒的天下。作为传播信息的重要媒介,纸媒迎来大繁荣大发展。发行量百万级的俯拾皆是,报业大楼纷纷拔地而起。那时候,不仅报纸非常抢手,采编人员也是令人羡慕的职业,非常风光。

  而不知何时起,纸媒慢慢地淡出了我们的生活。随着互联网时代的到来,纸媒走向衰落。从2005年初,报纸开始出现衰退潮。2008年休刊潮开启,近两年更是愈演愈烈,15-17年期间,每年都有8到10家报刊迎来末路。

  即便是一些大报也未能从停刊、休刊潮中幸免。《东方早报》《京华时报》《新报》《晨报周刊》《今日早报》《上海壹周》《外滩画报》《都市周报》《九江晨报》《壹读》《时尚新娘》《芭莎艺术》...在整个纸媒行业不景气的大环境下,报纸、杂志宣停的消息从未间断。

  仅2017年末至今,宣布停刊或休刊的纸媒就包括但不限于:《环球军事》《北京晨报》《北京娱乐信报》《渤海早报》《球迷报》《假日100天》《采风报》《楚天金报》《重庆晨报永川读本》《赣西晚报》《大别山晨刊》《宣城日报皖南晨刊》《潇湘晨报晨报周刊》《汕头特区晚报》《汕头都市报》《台州商报》《无锡商报》《西凉晚刊》《白银晚报》《西部开发报》《北部湾晨报》《上海译报》

  一家又一家纸媒宣布停刊,都是在瓦解一个时代。一篇又一篇致读者的停刊词,一方面充满了新生的喜悦,同时又夹杂着宿命的悲壮。

  2015年9月29日,一份签发于2015年9月18日的休刊通知在微博、微信朋友圈被众人转发。据说,曾经代表了上海最小资的一份周报《上海壹周》,将自2015年11月份起休刊。曾在《上海壹周》供职的采编人员、与这份报纸有过合作的专栏作者,以及媒体人、读者等,看到这份通知后都唏嘘不已。

  《上海壹周》创办于2000年,是一本时尚都市杂志。由上海文艺出版总社主办,向读者讲解流行与时尚,引导读者注重城市生活质量。它曾是江浙沪地区诸多学生、青年最喜欢的杂志之一。

  一位媒体人、也曾是《上海壹周》的供稿人追忆称:“初读《上海壹周》,真是惊为天人,我心想,上海原来有一份周报这么!那时候互联网资讯还没有这么发达,很多艺术电影、摇滚唱片,光闻其名,未知其详,光看格非老师在那显摆伯格曼心痒痒啊,只能到盗版碟片店去淘。你不知道谁和你是同路人,不知道谁和你一样孤独、卓尔不群。”

  有网友得知停刊的消息后写道:“听闻《上海壹周》停刊,是在几个月前,突然一阵难过,像失去了一位熟识的旧友,尽管此时的我已经不再看这份报纸很久了。”

  《瑞丽》杂志品牌旗下的《瑞丽时尚先锋》于2016年1月停发纸质版刊,但还将保留电子版,并将发展电商业务。

  《瑞丽时尚先锋》于1999年3月创刊,原名为《瑞丽可爱先锋》,2005年更改为现在的杂志名字。一直以日系风格自诩、一手把诸多曾经的模特、如今的知名艺人推到大众眼前。瑞丽传媒在中国时尚期刊历史上具有重要的启蒙作用,影响了众多读者和时尚媒体从业人员。

  纵观现在的娱乐圈,高圆圆、杨幂、张子萱、张大奕等美女,无论她们现在是一线花旦还是知名网红,曾经都有一个共同的外号,叫做“瑞丽女孩”。当时才15岁的杨幂与张子萱也并称为瑞丽两大当家花旦。

  都说时尚杂志是纸媒的最强堡垒,《瑞丽时尚先锋》的停刊消息使得媒体人和读者都唏嘘不已。前者感到纸媒的寒冬似乎加快了到来的脚步,后者则感叹停刊带走了自己的青春记忆。

  2016年11月13日,《京华时报》在微博发布消息称,其主管主办单位变更为北京日报报业集团,并于2017年1月1日休刊。

  《京华时报》是人民日报旗下的新闻综合类都市报,2001年5月28日创刊,曾以全新的机制引领中国报业改革,并取得成功,在较短时间里实现了北京早报零售市场第一、北京早报总发行量第一。《京华时报》的发行量曾一度稳占北京早报市场70%以上的市场份额,覆盖率达100%,2010年更是进入全球报纸发行量百强行列。然而,即便是这样一份报纸,还是停刊了。

  2016年12月30日晚,《京华时报》休刊前最后一期,京华时报部分员工在印有京华时报标志的背景墙前合照留念。他们互相拥抱,鼓劲,不时流下无声的眼泪。员工们在不同的背景下互相拍照留影,直到最后一刻。

  12月31日《京华时报》发表《致读者:我们只是转身 我们不会离去》的停刊词,其中写道:“明天,《京华时报》将成为北京市第一家停止纸质版印刷的都市报,全面转型新媒体,与15年前的创立一样,都具有独特的意义。”“变革大潮浩浩荡荡,顺势而为,尽早转型,是明智之举。”

  2017年11月30日,《楚天金报》在其出版的最后一期报纸上,宣布了休刊消息,并以3个版面的图文与读者告别。

  《楚天金报》是湖北日报报业集团在《楚天都市报》之后推出的大众化报纸,创刊于2001年11月18日,是在《市场指南报》基础上改组整合而成的以关注财经新闻为特色的都市报,日均最高发行量曾经超过60万份。

  11月29日23:00,《楚天金报》官方微博发布动态:“珍惜所有的相遇,也尊重所有的失去。晚安,各位~”

  “你曾经让两个学生从学校走进纸媒,如今,他们在社会上为中国传媒而奋斗!感恩才不舍告别。”

  相比其他一些媒体的休刊,停刊。《环球军事》的停刊报道看上去“喜气”了很多。2017年12月16日《环球军事》宣布从2018年起停刊,同时转型新媒体,每周一至周五以公众号的形式推送阅读。

  《环球军事》(半月刊)创刊于2001年,经国家新闻出版署和总部批准,解放军报、中国国防报、中国民兵杂志联合推出的综合性军事半月刊《环球军事》,在2001年2月正式出版发行。

  《环球军事》办刊宗旨是:纵览全球风云,记录炮火烽烟,追踪军事热点,揭开战争谜团,关注,促进和平发展。很长一段时间,《环球军事》是广大人民群众了解国防和军事知识,了解国际军事领域重大事件的一个重要渠道。

  《环球军事》在停刊词《无花的蔷薇》中写道:“她光荣地完成了历史使命,坚决服从改革大局,定格华丽的背影。”“记忆是无花的蔷薇,永远不会败落。”“动动手指,阅读方式改变,精彩不变!”

  《京华时报》纸质版休刊的同时,京华网、京华圈、京华微博、微信以及系列公号组成的《京华时报》新媒体矩阵,继续为读者即时推送新闻、资讯。和《京华时报》一样,很多纸媒在宣布停刊之后,都选择了转型走向新媒体。大浪淘沙,在时代的浪潮面前,只有改变才能“永恒”。从油墨飘香的报纸,全面转型为网络传播,不能说哪个更有价值、有意义。但是,传播的介质会变,读者对优质内容的追求不变。即便在信息爆炸、获取消息无比便捷的今天,权威而有深度的报道,仍然受到读者的关注和渴求。

  唯一让人唏嘘的是,那些陪伴我们一路走来的报纸杂志,也承载了一段与我们有关的逝去的岁月。未停之前,尚可追忆,终结之后,难免怅然若失。